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清远泰盛拍卖有限公司
拍卖史上十件震惊拍卖会的艺术品
作者:管理员    发布于:2018-06-25 09:25:37    文字:【】【】【

今年的巴塞尔艺博会和伦敦夏季拍卖已离我们越来越远,然而拍卖市场依然在不断的攀登着高峰。现在的纪录和艺术之星很大程度上来自于过去吸人眼球的拍卖,为此,这里将梳理和回顾过去几十年一些里程碑式的拍卖——从1973年点燃当代市场导火索的拍卖到最近单场成交额达7.45亿美元的拍卖会,这里我们可以看到这10场拍卖会是如何改变游戏规则的,同时也能对未来所要发生的事情有所预知。 


  1.1973年10月18日,纽约苏富比的“Scull拍卖会”(The Scull Sale)


贾思培·琼斯的《Target》 (1961) 

  
  在1950到1960年代,纽约收藏家罗伯特与史卡尔夫妇(Robert and Ethel Scull)掌控着曼哈顿出租车公司的收益,他们将这些收益投向了抽象表现主义和波普艺术,一个杰出的艺术收藏就此诞生。贾斯培琼斯、罗伯特劳森伯格,罗伊利希滕斯坦(Roy Lichtenstein)、詹姆斯罗森奎斯特(James Rosenquist)、安迪沃霍尔、汤姆威塞尔曼(Tom Wesselmann)如今这些大名鼎鼎的人物,当时都是他们的重点收藏对象。这对夫妇与这些艺术家在长年的交往中成为密友,有时还为他们提供经济赞助。当贾斯培琼斯的作品在里奥卡斯特里画廊(Leo Castelli Gallery)未能吸引买家时,罗伯特史卡尔将其购买一空。1973年10月18日,在苏富比的夜拍中,他们有望收获200万美元的50件作品成为全场忙碌的焦点。 

  这不仅仅是因为它是首场以美国当代艺术为主的个人拍卖会,还因为那时抽象表现主义和波普艺术还从未得到真正的重视。拍卖会中仅有莉邦特科(Lee Bontecou)一位女艺术家,与此同时史卡尔收藏的作品相对于他当时购买的价格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贾思培琼斯的《Double White Map》购买时为1万美元,拍得24万美元,劳森伯格的《Thaw》购买时为900美元,拍得8.5万美元。拍卖会后,有一个人按着史卡尔的胸膛推开他,然后气冲冲的对他说:“你取得这样的收益真是让人受不了”,这引起了劳森伯格愤怒,不过之后这个人承认他当时喝醉了。无论如何,琼斯看到了庆祝的理由,他和他的团队在平版印刷中取得了突破。利希滕斯坦提到劳森伯格的反应时说:“他想做什么,让作品价值下降的事情?”。艺术史学家Irving Sandler在谈到这次拍卖时说:“没有任何其它的拍卖能与之比拟,它拉开了如今艺术市场的序幕”。 

  2.1987年11月,纽约苏富比梵高的《鸢尾花》(1899)拍卖


梵高的《鸢尾花》 

   
  1987年10月19日,股票市场崩溃,而就在其后不到一个月,当澳大利亚的金融家艾伦邦德 (Alan Bond)为梵高的《鸢尾花》支付5390万美元时,一幅当时世界最贵的画作诞生。它同时也极度的膨胀了人们对艺术市场,或者至少对此类水准的杰作的信心,这让人觉得它们可以抵御残酷的经济衰退。然而,就在两年后爆出当时是苏富比借给了邦德2700万美元,或者超过了购买价格的一半,最后他也没有付清购买款项。苏富比也承认《鸢尾花》仍然在他们手中,并将它保管在了一个秘密的位置。观察家将这次交易称为“操纵拍卖”,相比于边际购买,它的价格是不真实的,而令人遗憾的是市场已将它作为了一个参照基准。三年后,洛杉矶保罗盖蒂博物馆(J. Paul Getty Museum)通过苏富比的撮合从邦德那里购买了该作品。购买价格从未公布,至今该作也还挂在保罗盖蒂博物馆中。由于邦德事件,苏富比的金融服务也收紧了它的借贷政策。 

  3.1994年11月11日,纽约佳士得的达芬奇《哈默手稿》(Codex Hammer)拍卖


比尔盖茨 

   
  20年前,在这场唯一拍品的拍卖会中,微软总裁比尔盖茨与据说是代表意大利政府的意大利银行进行了激烈的竞价战。最后盖茨以3080万美元的价格获得了达芬奇的《哈默手稿》,创造了一个非艺术品的世界拍卖纪录。之后盖茨将其制作成电子版放到了网上,供观众免费下载。数年来,佳士得都一直在尝试将盖茨吸引到拍场作为一个重要的玩家,所以这次购买也为硅谷亿万富豪进入拍场打开了一扇门。总的来说,佳士得的这个意愿实现了。 

  4.1996年4月23–26日,纽约苏富比的杰奎琳肯尼迪的遗产拍卖


杰奎琳肯尼迪与肯尼迪 

  
  一直以来都有很多吸人眼球和著名人士的遗产拍卖,但是就影响力而言,还没有跟1996年4月杰奎琳肯尼迪遗产拍卖相匹敌的事件。这位第一夫人的书、卷尺、马鞍和其它一些不起眼的物件原先估计最高值460万美元,最后却筹集到了3450万美元。这次拍卖在那些此前从未关注过拍卖的的主流媒体中都成了头版新闻,其中竞拍的名流遍布拍场。狂热之中,孩童时代的卡罗琳肯尼迪使用过的一件红木脚凳拍得3.335万美元,而此前它的估价仅有100-150美元。甚至连物品目录都创造了记录,苏富比印刷的拍卖目录超过10万件,远远超过了1987年为安迪沃霍尔值得纪念的拍卖印刷的4万件。拍卖非常的成功,但是在幕后苏富比采用了精致的的税收策略和自动递增条款,这样它筹集到的钱越多,所获得的百分比就越高。换句话说,它的宣传获得了回报。 

  5.1997年11月10日,纽约佳士得的维克托、甘兹夫妇(Victor and Sally Ganz)收藏拍卖


毕加索的《Le Reve》 

  
  这对曼哈顿不引人著名的夫妇,用50余年的时间和花了大约200万美元来做收藏,而在1997年的拍卖中取得了2.065亿美元的惊人成绩,远远超过了原来预期的1.25亿美元。众多观察家写到,这个夸张的成功是蓝筹股杰作与收藏智慧和复杂的营销结合的结果。 

  在拍卖前几周,超过2.5万名观众参观了该收藏。这次拍卖吸引了众多一向低调的大人物到了拍场,包括化妆品巨头莱纳德(Leonard Lauder)、出版商莫蒂默扎科曼(Mortimer Zuckerman)和威廉h盖茨(William H. Gates),还有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 

  维克托、甘兹夫妇收藏的第一幅画作是毕加索的《Le Reve》(1932),一幅他的情人玛丽泰蕾兹沃尔特(marie-therese walter)的肖像,1941年购买时的价格为7千美元,而在1997年的拍卖中骤升到4840万美元。拍卖中的其它亮点还包括毕加索的《坐在扶手椅中的女人》(1913),甘兹于1967年以20万美元的价格从瑞士藏家手中获得该画作,成交价2470万美元,超过了它2000万的最高估价。被胜利冲昏头的佳士得员工在拍卖后,打开香槟庆祝到:“为分红干杯”。 

  6.2004年5月5日,纽约苏富比拍卖的毕加索《拿烟斗的男孩》(Boy with a Pipe)打破了1亿美元的拍卖关口。


毕加索《拿烟斗的男孩》 


 尽管自毕加索后,1亿美元的关口已被爱德华蒙克、安迪沃霍尔、弗朗西斯培根突破过,但是当2004年5月苏富比拍卖会上,他的《拿烟斗的男孩》(1905)第一次突破亿元大关,取得1.04亿成绩时,对于很多人来说那真是一个历史性的时刻。这件画作具备一切以高价拥有的条件:它是一件毕加索稀有的,“玫瑰”时期的作品,也是那个时期的一件杰作。1950年,约翰海伊(John Hay)和贝琪库欣惠特尼(Betsy Cushing Whitney)以3万美元的价格收藏了该作,50余年后它才从该收藏中来到拍场。在其拍卖之前,最贵的拍品是梵高1890年的《嘉歇医生的肖像》,1990年,日本亿万富豪在佳士得以8250万美元购买了它。对于这件作品,一直有买家是投机的猜测,包括买家是面食亿万富翁 圭多巴里拉,KKR创始人亨利克拉维斯(Henry Kravis)或者巴西女富豪莉莉萨夫拉(Lily Safra)的谣言。自购买后,该画作也一直未与公众见过面,也没有人出面确认自己是买家。 

  7.2008年9月15–16日,伦敦苏富比举办的达明安赫斯特“美在我脑中永存”(Beautiful Inside My Head Forever)拍卖会。


赫斯特作品拍卖现场 

   
  随着当代艺术市场在2000年中期发力,印象派与现代艺术使得百万级的作品都黯然失色。这种转变不仅预示着值钱的莫奈和毕加索作品供应的减少,也预示着购买力的暴增和世界各地新的、年轻的亿万富豪对当代艺术的更多尝试。一季接着一季,像达明安赫斯特和杰夫昆斯作品令人吃惊的价格似乎已经成为了常态,正如观察家所问:“它们究竟能够达到多高的价格?”,观众在2008年9月的拍卖中得到了答案,伦敦苏富比组织的“美在我脑中永存”拍卖会带去了200余件达明安赫斯特的作品,在很多方面挑战了市场惯例。 

  这次拍卖完全的是围绕赫斯特背后强大的经销集团所策划,像拉里高古轩,其中众多的赫斯特作品就由他提供。它看起来也像是藐视现实的,就在同一天雷曼兄弟官方宣布倒闭,由于抵押危机,公众也产生越来越多的恐慌。不过苏富比似乎摒弃了一切恐惧,在夜间拍卖中,56件赫斯特的作品斩获1.27亿美元,超过了1.12亿美元的最高估值。仅仅有两件作品未被售出,其中仅《The Golden Calf》就拍得1860万美元。赫斯特拍卖是一个反现实的成功,但是仅一两个月后,高歌猛进的艺术市场也在经融危机的影响下开始滑落。 

  8.2009年2月23–25日,巴黎佳士得的Yves St. Laurent 和Pierre Bergé收藏拍卖


以2800万美元成交的《Fauteuil aux Dragons》 

  
  此前,不乏时尚传奇的拍卖,多日的拍卖和杰出艺术的拍卖。但是为期三天的Yves St. Laurent 和Pierre Bergé收藏拍卖不仅具有这些要素,甚至更多。St. Laurent和合伙人Pierre Bergé囤积的大量艺术品和古董带来了4.431亿美元的销售额,蒙德里安、马蒂斯和布兰诺西的作品都创造了记录。其中最令人吃惊的是爱尔兰设计师的作品《Fauteuil aux Dragons》 (c.1917–19),成交价达2800万美元,让它原先260-380万的估价都羞于见人。但拍卖会最引人注意的是它发生在全球经济深度衰退的当口,这给人传递了一个艺术市场处在自己世界中的信息。 

  9.2011年12月3–17,纽约佳士得的伊丽莎白泰勒收藏拍卖。


伊丽莎白泰勒拍卖现场 

  
  2011年12月,伊丽莎白泰勒的珠宝、艺术品和时装的拍卖因众多的“第一”而受到关注。它是佳士得有史以来的首次在线拍卖;几乎每一天它都被举行,每一个单一物品都被销售,包括26件超过100万美元的拍品。最终,佳士得共售得1.568亿美元。晚间的珠宝拍卖斩获1.159亿美元,这也成为了史上最有价的珠宝拍卖会,还诞生了7项新的世界拍卖纪录:无色钻石和红宝石的每克拉世界拍卖纪录,一对天然的珍珠耳坠,1180万美元的珍珠宝石,880万美元的印度宝石和660万美元的绿宝石都创造了纪录。 

  10.2014年5月12日,纽约佳士得成交额达7.45亿美元的“战后与当代艺术夜间拍卖会”


佳士得拍品培根的《Figure Turning 》(1962) 

  
  在过去的5月,佳士得以7.45亿美元的成交额刷新了单场拍卖会的纪录,这也是它第三次创造单场拍卖会的成交额纪录。超过了2013年11月当代艺术夜间拍卖会创造的6.91亿美元,和2012年春节当代艺术拍卖的4.95亿美元。该拍卖至少有9件拍品的价格不低于2000万美元,但买家的热情有增无减。亚历山大考尔德、约瑟夫康奈尔(Joseph Cornell),琼米切尔(Joan Mitchell)、巴尼特纽曼(Barnett Newman)、弗兰克斯特拉(Frank Stella)和萨尔瓦多斯卡皮塔(Salvatore Scarpitta)的作品都创造了各自新的拍卖纪录。这个成绩也让它的竞争对手苏富比感到局促不安,那时苏富比还在跟对冲基金投资人丹罗卜(Dan Loeb)进行周旋,不过最终他还是赢得了他渴望已久的三个苏富比董事会席位。

脚注信息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12-2015 清远泰盛拍卖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清远佰科